贊助區

理組考題(三選一)

-如果國家(l'Etat)不存在,我們是否會更自由 ?

-我們是否必須尋求真相(la vérité) ?

-試評論盧梭作品「愛彌兒」片段

 

 

 

 

法國高中會考(Bac,baccalauréat)本週開始,

照慣例週一早上先考共同科目哲學考題(Bac Philo),考生們有四小時作答。

 

法國全國約有七十萬多人應考,今年最年輕考生年僅十二歲,最年長者為八十七歲。

法國高中會考1808年由拿破崙創設, 當時應考科目中就已包含哲學。

 

法國高中會考哲學科目目的在於訓練學生思考與論述,

並非照本宣科回答哲學史知識,學生的語文表達能力與論述方式也相當重要。

 

 

 

以下是今年的考題:

 

文學組考題(三選一)

-工作能讓我們獲得什麼呢 ?

-所有的信仰是否都與理性處於對立面 ?(所有的信仰是否都不理性 ?)

-試評論斯賓諾莎作品「神學政治論」片段

 

理組考題(三選一)

-如果國家(l'Etat)不存在,我們是否會更自由 ?

-我們是否必須尋求真相(la vérité) ?

-試評論盧梭作品「愛彌兒」片段

 

經濟組(三選一)

-工作的價值是否只在於「有用處」 ?

-自然而生的慾望是否可能存在 ?

-試評論貝克萊 作品「被動服從」片段

 

許多網友看到法國的哲學考題,

都表示很感動,甚至「感動到想哭」。

 

Maxens Huang表示,每年看法國的高中會考哲學考題,

都會感受到法國社會對於某些價值的重視與維護, 而那些東西讓我很感動。

 

「我如果是考生, 拿到這樣的考題, 我會覺得我有被尊重到 :)」

 

林力上:「題目出得真好。」

Yan Er:「很想下一代是法國公民」。

Xiang Sai:「看到法國的考題,就覺得我們的考題有多填鴨

這也我支持12年國教的原因 不改革,不改變,我們的未來毫無希望。」

 

Jung Wei Hung:「我不相信高中生看完,背背幾篇有公平性的基本文化教材,

裘冉客傳或者師說,我們的語言及漢文化教育會超越古西哲亞里士多德的深度。我們甚至連自己的原著民文化都不理解了。」

 

當然,也有比較 Kuso的說法,Chang Jene-Howard 便說:「關鍵是老師和官員和學生都不想太累的結果。。。。」

 

輔仁大學哲學系教授沈清楷曾在他的文章《少了一堂課?從法國哲學課程看台灣人文教育》

寫道:「這些考題依學科性質分為文學、科學、經濟與社會、專業技術四 組,每組有三題,其中兩題申論,一題是文本解釋。

法國各個報章雜誌、電視廣播往往大張旗鼓地請來學者、教師,激情而理性地評論考題或提供解題服務,在社會 上掀起一連串討論。」

 

沈清楷說,這些題目沒有一定的標準答案,

除了比寫作技巧和理性的論證之外,再來就是競爭年輕心靈的深刻程度。

在這段期間,哲學家的幽靈不斷出沒在報章雜誌 上,被引用也被批判。

這個時刻,不僅是對法國青年學子的思想考驗,也刺激著成年人的公民意識,去反思、質疑當下的處境,企圖尋找存在的最佳出口與可能性。

 

台灣熟悉的沙特、西蒙波娃、傅柯、德勒茲、德希達、阿宏等法國哲人,

在青少年時期都必須參加這個哲學會考,在他們年輕的歲月中,同樣也不停地穿梭在哲思的 時光隧道中。」

 

 

 ----------------------

版主案:

 

為了比"分數"

因而創造出了所謂"正確答案"

又為了這個公平的正確答案,考題就不能開放式的題型,

否則屆時肯定會出現爭議,出現爭議就要送分,增加閱卷人員的難度...

 

不過話說回來,

世界上的事物都是一體兩面,

各位讀者,當你感嘆台灣教育如此死板的時候,

不妨換個角度想一下,"在瞎子的世界裡、獨眼龍可稱王",

就是因為在這詭異教育的環境下,我們不斷鍛鍊的獨立思考、中關思維,才更具價值!

 

善用這個優勢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n00116743 的頭像
gn00116743

你要當好人還是廢物? 全台資料最豐富的口碑行銷、潛意識、兩性感情、NLP、催眠研討園地

gn0011674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白
  •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即使政腐有心改變,改變了教育型態
    我想坊間會出現所謂的"哲學補習班"然後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 閣下真是... 一針見血阿!

    gn00116743 於 2012/07/04 23:42 回覆

  • 伊凡四世
  • 我高中的歷史老師
    看到這則新聞的第一個感想就是
    現在台灣就已經一堆人覺得學歷史沒用了
    還想跟人家學哲學
    重點根本就是心態吧

    我也是覺得看到這則新聞
    就在那邊出一張嘴的媒體人教育家
    真的可以去吃屎
  • 這也許是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
    我們考試教育把歷史變成一種"背多分"的科目,
    而且死背完成之後就忘光光........... 但又不能不去記憶。

    最後變成這樣也是無可奈何

    gn00116743 於 2012/07/04 23: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