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231167680_o  

FB上那些成天喊著"要自主思考"的傢伙,

是否很像是違法吸金老鼠會裡面那堆呼喊"追求財務自由! "呢?

 

 

 

多年前我很喜歡參加"意識形態團體",

發現到每次抗議活動都會發現一個有趣現象,

也許該個案而言,真正"受災戶"只有幾十個人,

但最後出來抗爭的,尤其是"學生"人數往往比受害者還多。

 

而幾乎所有個案背後都有一個共通點,

那就是"媒體著眼在少數可憐人身上",但往往不是"全部"。

 

對於人類而言,

同情心、憐憫心往往就是正義的變體,

只要我們一廂情願認為自己是在發揮同心情,

很容易就會將自己歸類到"正義"的一方,

問題也就從此而生,人憑什麼自己說的正義就是正義呢?

 

這次"美麗灣"事件,

環保與學生團體大罵"政商勾結、罔顧居民權益"

這種意象非常常見,幾乎每次的抗議活動都是類似的劇本,

但是事實真的完全如同他們所認知的嗎?

 

我看到一個新聞很有意思。

 

-------------------------------------------

 

美麗灣第七次環評有條件通過,

美麗灣所在的台東卑南鄉富山村莿桐部落村民多表支持,

有人說,「這是最好的耶誕禮物」;也有族人表示,「我的孩子終於可以回來工作了」。

 

富山村長黃文明昨天開心地說,美麗灣可以改變富山村現況。

環盟說代表莿桐部落的心聲,但百分九十九的村民都挺美麗灣,這次環評雖然是有條件通過,但已經邁進一大步。

 

一名莿桐部落耆老說,莿桐部落長久人口外流嚴重,

基礎建設差,美麗灣不僅給族人多一份就業機會,

也帶動部落產業發展的機會,這是他們想要的。

 

莿桐部落婦人胡靜妹表示,外界傳言莿桐部落反對美麗灣,

事實上只有少數幾戶反對,像她不會用電腦,也很少看電視,

對於外面的說法都不知道,「為什麼不到部落來問問我們的聲音?」

 

---------------------------------------------------------

 

雖然這也只是某些人的聲音,

不過從中我們得到什麼靈感呢?

 

記得多年前我在參與樂生療養院活動的時候,

其實大多數樂生的居民都已經搬遷,

唯獨另外一些人"不願意走",經過學生團體、媒體的曝光以後,

新莊在地人有些支持、有些反對,然而反對者都把矛頭指向"所有樂生居民"。

 

你能想像嗎?

如果你是自己願意妥協的一方,

一面要被"不願妥協者"罵該死的叛徒、被學生團體當敵人,

還要被整個新莊在地、與全台灣反對的媒體當成標靶攻擊。

 

這現象在很多都是更新案件中也是屢見不鮮,

雖然大家都說著"要有自主權益的自由",

但實際上或許整個社區中反對到底的人只有少數的那幾戶,

每次站出來喊叫的都是"法律上權益完全無關"的社運團體、學生組織,

無論出自於同情心還是正義感都好,事件一曝光,那些"自己願意等待搬遷"的人就變成標靶。

 

7772441-1  

 

 

這兩天跨年將至,

又有個活動開始了,

勞工團體和學生團體聯合,

為了聲援一群被十六年前東菱電子、聯福紡織等惡意倒閉的受害者,

要發動在跨年夜全面癱瘓捷運線的活動,也就是要讓台北捷運停擺。

 

簡單來說,

就是想藉由搞一個"讓全民都不方便"的事件,

強迫所有媒體、公眾都注意到這幾位"受害者"的悲劇。

 

393079_416507128426424_2134072301_n  

 

當有網友提出質疑,

憑什麼犧牲大眾的交通使用權的時候,

熱衷跳出來說話,讓人啼笑皆非。

 

 

2012-12-31_040711

 

我以為,

某些"掌權者"很可惡,

總是為了自以為正確的政策,

犧牲掉一批勞工的權益、人民的權益。



然而反觀某些人的行為不正是如此?

一廂情願認為自己是"正義"的令箭,

就認為"其他不知情的乘客"忍耐一點小小損失也是合理的。



任何人心生"自己是正義"的想法時,

結果就是造成更多對立與動亂,

表面上是冠冕堂皇的"正義之師",

實際上也就是給自己的行為冠上"真理"的口號罷了。

 

檯面上那些成天喊著"要自主思考"的傢伙,

是否很像是違法吸金老鼠會裡面那堆呼喊"追求財務自由! "呢?

 

究竟這些人真的能理解"獨立思考",

又或者是他們只是用這樣的"口號"在合理化自己一切的行為,

我相信這是顯而易見的答案。

 

 

 

 

最後補充一個新聞。

 

為什麼想用癱瘓捷運來抗爭(吳永毅)

去年底,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突襲」官邸東大門靜坐成功後,決定取消跨年夜「癱瘓」捷運的行動,以及元旦升旗丟糞行動。很多人以為我們是看到市民在網路上反彈,擔心不但爭取不到更多支持,反而失去社會同情。但我們宣布暫停跨年抗爭不是這個原因。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成員去年底赴總統官邸前抗爭,引發社會關注。資料照片

既然已經準備「癱瘓」捷運,就像16年前聯福自救會在桃園臥軌抗爭一樣,乘客的不滿,甚至衝突,都在預期之內,甚至是行動的「目的」之一。

重回街頭爭取改變

聽起來像似與社會為敵,但如果我們回到台灣民主化的歷史來看,今日的言論自由、民主政治,幾乎都是冒著「與社會為敵」的壓力爭取來的。80年代在黨外運動由邱晨傳唱的《為什麼走街頭》,具體的呈現了必須走上街頭、阻斷社會正常運作,才能挑戰執政當局的現實。
時隔30年,我們早已接受上街抗議是民主政治的一部分,但在戒嚴時代,執政者以妨害交通、妨害公共利益為由,限制一切遊行集會權利。歷經中壢事件、美麗島事件、林正杰街頭狂飆、機場事件,到了1987年「國會全面改選、包圍中山堂」事件,5萬群眾癱瘓了台鐵平交道,立法院終於在次年通過了《集會遊行法》;人民爭取民主的歷史,就是一部阻斷交通、妨礙乘客行的權益的歷史。
《集遊法》遺留了戒嚴色彩,給予警察過度的准駁及現場裁量權,二十幾年來早已受到挑戰,藍、綠陣營在野時皆標榜贊成大幅修法,在朝後卻裝聾作啞、沿用舊版《集遊法》打壓社運。現在的集會遊行,因為核准時的種種限制,稍有不慎就被警方以妨礙公務和公共危險罪起訴;若完全符合警方嚴苛的規定,必然淪於行禮如儀的「搏版面」活動;遇到扁、馬連任,民調再低也可作完4年的吃人結構時,統治者可以麻木不仁、毫不理睬。
這是人民重新思考要不要重回「街頭」爭取體制改變的時刻了!25年前所謂的「街頭」是指馬路和鐵路,今日的捷運系統不過是一個新的「街頭」罷了,它也沒有「特權」可以豁免成為人民抗爭的空間之一。捷運本身也不是中立的交通系統而已,經歷樂生迫遷事件、地產資本炒作沿線土地、帶動都更的不正義利益、製造更大的貧富差距,乘客不能只享受捷運的便捷,而不見其不公正的結構。

力拼改革永不放棄

我們在跨年夜休兵的主要理由,是因為連續幾日為執行擺脫警方跟監而設計的突襲行動,老殘工人已體力不支、戰力不足,難以達到原規劃的戰略目標。關廠工人抗爭最大的難處是成員年齡過半超過60歲,70歲以上、行動不便或重病纏身的老人,超過幾十人;我們常戲稱關廠工人抗爭的特色之一,是行動前後上廁所的時間,比行動本身還要耗時!一群老工人在抗爭現場找廁所的無奈畫面,既是抗爭歲月的印記,也呈現了國家的不仁。
錯過跨年夜這個千載難逢的時機,實在令人扼腕;忍痛宣布取消捷運抗爭,因為老殘工人畢竟不是軍隊,只能辜負社會的期待。然而就像攻佔官邸一樣,我們不會放棄任何行動的機會;決定我們抗爭與否,也不是我們自己。政府如果一直用這樣的態度面對勞工,抗爭,永遠不會停歇!

作者為官邸靜坐新聞聯絡人,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n00116743 的頭像
gn00116743

你要當好人還是廢物? 全台資料最豐富的口碑行銷、潛意識、兩性感情、NLP、催眠研討園地

gn0011674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