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他們覺得我們「被利用」?

為什麼他們總是還沒開始就認定「鬥不贏」?

 

 

 

 

 

 

 

【「我身旁的人都不關心這些議題,怎麼辦?」】

作者: 陳為廷



常常被問起這樣的問題:

「我身旁的朋友都不關心這些議題,該怎麼讓他們理解?」、

「我家人很難溝通,他們都不願意懂我在關心什麼」。



大哉問,每次都答不上話。

因為老實說,我也不是很知道該怎麼辦。我也常困擾於這種挫折。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大二那年,在苗栗火車站前宣講。

那時,我已經累積了從高中以來的少數社運經驗、剛經歷大埔事件。

在一些社團內部開會、或講座的場合,學會侃侃而談。

但初次回到家鄉、熟悉的火車站,面對等著搭車的鄉人,卻陷入難堪的失語。



我嘴裡講著在那些抗爭場熟悉的一套話語:

大埔、灣寶、區段徵收、土地正義、工業區閒置、蚊子園區、炒作地皮......。

但鄉人只是無視,好像所有這些都與他們沒有關係。



那時候,劉政鴻舉債辦的各種多明哥、卡列拉斯、巨星演唱會正打得火熱。

鄉人只是穿越我,去看我身邊的活動海報。或是準備搭著火車,去參加那些活動。



我感到各種挫折。

我嘴裡說著「這些事跟每個苗栗人都有關。今天拆大埔,明天就拆你家」,

卻愈說愈心虛。這當然跟每個苗栗人有關。

但我沒有能力給出更細緻、更有說服力的關聯。



我發現我並不了解眼前的這些人:

他們關心什麼?他們煩惱什麼?

當他們奔赴一場又一場的縣府演唱會,他們心裡在想些什麼?



在那之前,我和夥伴們常常驚喜於自己掌握了「真理」,

覺得自己是為鄉人帶來火炬的普羅米修斯。

但事實上,我們宣稱關心苗栗,卻一點也不理解苗栗人。



於是,後來的幾年,我們走入更深的鄉間,

從夜市、農田、工廠、文化慶典等角度切入,

去認識更多人,理解各階層、各地區苗栗人的想法。



這樣跑下來,我還是沒有把握自己能夠完全理解自己的故鄉。

但至少比如說在碰到雞腿飯阿姨的時候,

我慢慢能夠學會考量對方的經驗與想法,同時與他交換我對議題的理解。



後來每次被問起這類問題的時候,我就想起這段經驗。

我覺得解答問題的關鍵,或許在於:

「在你要你朋友理解你關心的議題前,你是否有先關心你身邊那位朋友?」。



比方說,你外婆無法理解你幹嘛跑去死守人家的田嗎?

也許你可以跟你外婆到她的田裡去看看,再向她解釋稻子被鏟掉的影片;

你的打工族朋友覺得你支持關廠工人臥軌的行為很偏激嗎?

也許你可以先理解他打工的環境,和他聊青年勞動九五聯盟的文章,

問他爸媽是不是和那些工人同樣準備領隨時可能落空的舊制退休金;

你讀高中的弟妹覺得 振聲學生聯盟這些人很無聊,不爽不要讀嗎?

 

也許先和他聊聊,有沒有不爽自己學校裡的鞋禁、襪禁、髮禁、

有沒有特別討厭教官做些什麼事情?然後,來聊聊學生自治;



你做服務業的爸媽覺得那些為「服貿協議」翻立院圍牆的學生根本黨青、簡直有病嗎?

或許你可以下載服貿開放的清單,檢查你爸媽的職業有沒有在裡面,

然後,在飯桌上一起討論,開放後,你家可能面臨的處境。



這很累人。

既要理解、又要對各種議題多所掌握,

還要抓到議題與你朋友的關聯,還得講得有說服力。

有些朋友聽了會跟著問:「這些我知道了,那然後呢?」,

你還得備妥行動方案。但有時候,朋友不聽你談議題,

也許正因為你對他理解不深、對議題的掌握不夠,對如何行動,也沒怎麼想過。



家人也是。



和身旁的人聊,最常聽到家人對學生運動的評論,

不外乎「哎呀,那些學生傻傻的,一定都被民進黨煽動、利用」,

或者「就算你們對又怎樣,政治很複雜,你們鬥得過他們嗎?」。

 

每次聽都覺得靠北。

想說:「靠邀,我念社會學,又搞過運動,你們都被媒體洗腦,哪可能比我懂政治?」



直到有一次,因為一個集遊法的案子被當「首謀」,

到警局作筆錄的時候,那個爸媽年紀的警察從頭到尾只追問我一個問題:

「你是如何煽動、煽惑學生到現場?」,即使我講了一百次,沒有人煽惑,大家都是自主前來。



在看著那個警察用很慢的打字速度把我的話key進電腦的時候,

我想起很久以前翻過的《重審美麗島》。

發現三十年前,那個國民黨將抗議群眾抹黑為被

「黨外=台獨=中共」這個「三合一敵人」煽動的年代,離我們並不遙遠。



我們的爸媽,就是在那個年代成長起來。

我們以為家人不懂政治,但我們錯了。

他們從戒嚴時代走來,曾經發生在他們身上的每一件事,有那件不是政治?



為什麼他們覺得我們「被利用」?

為什麼他們總是還沒開始就認定「鬥不贏」?這些尖銳的質疑背後,

或許有著各種幽暗的委屈與傷口。家人理解的「政治」到底是什麼?

或許得更進一步,深入那段歷史、與他們的生命經驗,才得以理解。



或許做完這些功課,

我們才得以進一步與家人溝通,釐清我們對「政治」的理解歧異何在。



寫到這裡,想起馬克思的話:

「哲學家們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解釋了世界,但重點卻在於改變世界」。

 

接觸運動、接觸政治,常會讓人感覺自己掌握了「真理」,

急著向周遭的人們訴說,以為自己在改變世界。

但驀然回首,才發現,我們可能只不過換拿了一本「馬克思經」來解釋世界而已。

 

我們恰恰成為馬克思最鄙棄的那種人。

改變世界,必須仰賴更多人有組織的集體行動,

促成制度的變革。而讓更多人加入行動的基礎,就是深入的對話、與互相理解。

我不是一個很擅長理解、關照他人的人,時常作得很糟。

 

但我期許自己,能持續地朝這方向努力。

 

---------------------------------------------------------

版主案:

 

其實這篇是很棒的"行銷"與"溝通"教材,

值得細細品味,我大概整理出兩個重點。

 

第一,

真理不代表能說服他人,

關鍵在於"是否用共同的語言"

 

人類的意識形態裡面,

最基礎的就是"非我族類",

也就是差異過大的時候,根本無法成為朋友,

這個差異可能是言語、種族,也可能是收入與地位。

 

搞政治的都得要有樁腳,

因為樁腳等於是在地的"老屁股",

能夠收集到最多最多基層的聲音,

當然,最終目的是"知道如何收買基層民意"。

 

行銷也是一樣的,

要賣東西給小妹妹、年輕女性,

當然就得要用他們這一代的言語、流行來切入,

若要打年長一點的,則用流行話語勢必難以共鳴。

 

你若問我個人的經驗,

我會告訴你,與其砸大錢做針對性的"問券調查",

不妨直接抓幾個特定對象來催眠,理解其潛意識的"世界觀"更有效果。

 

第二,

要讓他人觀念改變,

必須要"找到利害關係點"

 

像是主文這一點"

你做服務業的爸媽覺得那些為「服貿協議」

翻立院圍牆的學生根本黨青、簡直有病嗎?

或許你可以下載服貿開放的清單,檢查你爸媽的職業有沒有在裡面,

然後,在飯桌上一起討論,開放後,你家可能面臨的處境。

 

這就是很典型的利害關係洗腦技巧,

因為人意識形態的形成中,有個重要關鍵,

那就是"對於任何可能危害到自己的事情特別有感"

同時還有"敵人的敵人,就是共同的戰友"這兩項人性基礎。

 

這麼說的話,

要做政治上的意識洗腦其實不難。

 

好比你現在對A政策毫無感覺,

我只要跟你說"A政策通過之後,你的收入平均會降低五千元,

外加你現在的不動產,也會難以脫手,會讓你很難生存......"

 

如果你理性思考後,好像真的有可能發生,

想當然就不會對A無感,而會"皮皮挫"起來。

 

下一步,我再跟你說:

"事實上正在推動A政策的元凶,就是XX黨派的!

既然大家都是可能的受害者,不如跟著XX黨派或團體一起站出來反對吧!"

 

你會怎麼做呢?

 

 

學NLP的人知道-

"溝通的意義視所獲得的回應而定"

 

這點無論在政治或廣告行銷都是同一個邏輯,

庸人總是抱怨"別人都不能理解我、別人都無感"

然而真正的問題不是出在別人,而是自己的溝通"不見效"。



並不是怪消費者不買帳、不點你的廣告,

而要反省是否廣告文案寫太爛、訴求無法感動人,

又或者你的"受眾"針對性有問題,當然沒有人鳥你。


幾十年來,

我們發現,台灣厲害的政客們,

幾乎每個"話題"都能直接撕裂族群意識形態的,

以至於多數人一看到,下意識都被迫"表態"而不至無感。

 

"政治語言"跟"人性"行銷的原理相通,

從來就沒有爛的消費者,只有無能的故事演說家。

 

總結而論,

從效果的角度,如果你沒有時間"深入基層"的話,

或許還有更快的方式:"直接買通基層的民意領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n00116743 的頭像
gn00116743

你要當好人還是廢物? 全台資料最豐富的口碑行銷、潛意識、兩性感情、NLP、催眠研討園地

gn0011674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