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助區

 1476293_787330091292638_913398405_n

錨定效應- 當人們對某個事物進行定量估測時,

會將一個特定物當作基準值,並與其他物件比較。

 

 

 

 

 

12種「認知偏見」

讓你的大腦無法理性思考-

人類的大腦每秒可以處理1016次方個過程,

比目前任何一台電腦都要強大。遺憾的是,這並不代表我們不會出錯,

一些小小的「認知偏見」皆有可能推導出錯誤的決定或結論。

所謂認知偏見,指的是因為一些「認識上的缺陷」,限制了判斷產生的過程。

 



1.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Bias)

我們總是喜歡那些同意我們意見的人,

所以跟差不多的朋友交談,收看與自己政治傾向相符的政論節目。

當接收到令我們不舒服,或覺得被挑戰的觀點時,通常會將它們擱置一旁;

這些行為是無意識的,我們慣於忽略相反的意見,而這個情況在網路世界更為嚴重。

 

編按:

意識形態乃是無意識的、持續運作著,

然而實際上人並不會真的"忽略"相反的意識形態,

只是相較於相反的意見,人會不斷地從"相同"意見中試圖找到自我的支持。

 



2.派系偏見(Ingroup Bias)

派系偏見與確認偏誤類似,人們受到催產素影響,

對於團體內的夥伴有著更緊密的親近感,並且對團體外的人感到疑慮、恐懼,甚至藐視。

這種偏見使人們過於高估所屬團體,也容易看輕外人的價值。

 

編按:

邪教團體、心靈成長營的基本手段,

刻意地藉由對立來區分"人"的價值、提高自我認知,

以至於往往發生"跟家人、朋友眾叛親離"的悲劇,

但對於"團體"的角度而言這是好事,能用這個來綁住信徒。



3.賭徒謬誤(Gambler's Fallacy)

這是一種錯誤的信念,

人們習慣把先前發生的事件放大化,並相信它們會影響到未來的結果。

「擲硬幣」就是一種賭徒謬誤,如果連翻了5次「頭」後,

我們或許會認為下一次擲到「字」的機率會增加,但實際上仍是一半一半。

 

編按:

"賭場"之所以能賺大錢,

是因為人性根本的賭徒心理。

總會出現"下一筆就會賺回來"而越陷越深的兩難。

 



4.購後合理化(Post-Purchase Rationalization)

有時候買了一個沒有必要、有缺陷,

或者價格過高的產品時,卻覺得自己的決定一點問題也沒有?

這就是購後合理化,也被稱作「買家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我們說服自己將原則與心裡頭的欲望保持一致,以避免陷入認知失調。

 

編按:

排隊排很久的商品,

就算最後吃了發生根本沒什麼好吃,

多數人也會說服自己"果然是好東西",

合理化自己愚蠢的排隊行為、讓自己的行動有了更高的價值。

與其拜託消費者買,不如善用從眾行為,讓消費者主動"付出"。



5.忽略機率(Neglecting Probability)

我們很少意識到開車有多危險,對於搭乘飛機在35000英尺高空卻感到惶恐。

確實,飛行看似是一件很危險的活動,然而在車禍中喪生的機率比遇上墜機事故遠遠高出許多。

人們不能準確地考慮一項行為真正的風險,往往會誇大相對無害的活動。

 

編按:

如此一來,

保險公司就可以提高"飛行"相關的保險,大賺一筆。

 



6.觀察偏差(Observational Selection Bias)

當我們觀察到一件事情之後,會突然覺得這件事情發生的頻率增加了。

舉例而言,阿饒左挑右選,終於買了一輛原以為「與眾不同」新車,後來卻發現滿街都是一模一樣的車子。

這是因為我們將某件事放在大腦裡,所以較常注意到它,但發生機率其實始終不變。

 

編按:

量子力學中有句話很耐人尋味-

"當你去觀測月亮的時候,月亮就存在"

在消費者下意識植入某個商品或某個慾望,就能使其萌芽。

 


7.維持現狀偏見(Status-Quo Bias)

人類對於變化感到憂慮,因此常會做出維持現況,或改變最小的決定。

我們選擇熟悉的食物、熟悉的品牌、熟悉的政黨,

這種偏見讓人趨於保守,就像一句俗諺說的,「如果沒壞,就不要修理它。」

 

編按:

成功的網站、APP或科技產品都有個特點,

絕對不會試圖去"挑戰改變人們既定的習慣"

而是拐一個彎,反過來利用本來的習慣與喜好動機,成為成功的商品。



8.消極偏見(Negativity Bias)

與悲觀與否無關,人們就是比較在意「壞消息」。

社會科學家認為,人類對負面消息有特別深刻的印象,

也因為多疑或純粹太無聊,往往給予壞消息較高的信賴度。

 

編按:

負面新聞的關注程度遠高於普通的新聞,

操作媒體的時候,如果要搏版面,用負面操作效果更佳。



9.從眾效應(Bandwagon Effect)

不要否認,每個人都是盲從的。

當群眾做出喜愛的選擇時(風向已定),「個人思考」就會被切斷,並進入「團體思考」模式。

這個「群眾」數量大至整個國家,小至一個家庭,從眾效應使我們忽略了個人的動機與願望。

 

編按:

創造出"很多人都說好"的幻覺,

無論是現實中的排隊、搶購或是網路上的集體口碑,

誰能塑造大量的幻覺,誰就能掌握大眾下意識的趨向。



10.投射偏見(Projection Bias)


人們總會毫無理由地相信「大多數人跟我一樣」,

而將自己的情感、意志、性格投射到別人身上,

這個認知缺陷也可能導致「虛假共識偏見」出現,

即高估一個意見的可能性,還認為所有人都能夠同意。

 

編按:

反過來利用這個主觀思維,

只要能利用"同理心"來寫出打到人心的文案,

往往也會被消費者主觀認定"這就是我所需要的"

 



11.當前偏見(The Current Moment Bias)

我們時常想像未來的艱苦,並相應地改變現階段的行為與期望,

多數人寧願在當下快樂,也不要在未來遠離痛苦。

1998年一項研究中,受訪者選擇下個禮拜的食物時,

多半會想要水果(74%);可是若是當天的食物,那麼有70%受訪者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巧克力。

 

編按:

"人寧願選擇舒適、而非正確的答案"

與其強調未來的夢,不如著墨在"不久後"就能達到的可見效益。



12.錨定效應(Anchoring Effect)

這種偏見也被稱為「相對性陷阱」(relativity trap)

當人們對某個事物進行定量估測時,會將一個特定物當作基準值,並與其他物件比較。

餐廳功能表就是個典型的例子,總會有些主菜特別貴,有些價格較合理;

我們常常選擇那些「中等」的選項,因為它不會太貴,也不會太便宜。只要基準點定了,評價標準也出來了。

 

編按:

這張圖解釋一切。

 1476293_787330091292638_913398405_n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你要當好人還是廢物? 全台資料最豐富的口碑行銷、潛意識、兩性感情、NLP、催眠研討園地

gn0011674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是不是只有當你在看它的時候,月亮才在那兒呢?」是愛因斯坦為了反對量子力學而說的。
  • 感謝指教。

    因為你的回應,我突然聯想到另外一件事。 據說愛因斯坦在晚年的時候,致力於把相對論與量子論兩者找到共通點,只是最後還沒想通,人就去世了。

    反正人已經死了,後人也較少把這兩個概念相提。但我個人認為,相對論與量子論的整合,很有可能可以解釋諸如"因果"之類的終極問題。

    可惜我的腦袋還是不足聰明以思考出個所以然,每次仍然都卡在微觀或巨觀的單一情境中,要放大到相對應的概念轉換,簡直難上加難。

    期待有一天有更多如愛因斯坦般的天才可以給我們更好的解釋。

    gn00116743 於 2014/03/20 04: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