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助區

2589674  

一:人無法看見選擇看見以外的世界!

二:人從必須選擇的當下就開始不自由!

三:人只有在選擇成為自己時,才是自由的!

 

 

 

 

 

 

駭客任務」三部曲,是我們七年級的成長回憶,對我個人而言,也可以算是啟發我的思維最多的一部電影,當年第一次看的時候大約還是國小,僅能沉浸在精彩的動作場面、對於思想上則是完全沒有任何的領略,直到我大概重複看到六次以後,才漸漸能體會出些許端倪。 隨著經驗的增長、年齡的成長,駭客任務三部曲中的那些哲學思考,非但沒有被磨滅、反而越來越有所體悟。

 

前幾天無意中,在GOOGLE搜尋到PTT這篇老文章,無論你是否看過駭客任務、或是多年前看過,這些思維都值得我們再次回味。 今天讓我把這篇好文,節錄下來與大家分享(原文出處 解讀駭客任務 )





駭客世界的三大哲學命題

第一集:人無法看見選擇看見以外的世界

第二集:人從必須選擇的當下就開始不自由

第三集:人只有在選擇成為自己時,才是自由的



一、序曲:

安 德森先生從睡夢中驚醒,在模糊的夢境意識裡,一個謎般的抽象空間不斷地在他的腦中盤旋,「母體」(Matrix)這個字彙好像無法從心中抽離的魔咒,此 時,數位的語言、訊號開始以瀑布竄流的方式在他的眼前出現,所有的符碼成為他穿梭眼前世界的橋樑,一切的實體與其間的關係背後,彷彿都藏有一個不為人知的 秘密,所有的東西以最真實的知覺存在,而因為一切都太真實,才更使人想要懷疑這「真實」的理所當然。



但這些看似不切實際 的想像,精細地說來並不存在安德森先生的腦中,安德森先生是電腦公司的高級程式設計師,過著與一般上班族相同朝九晚五的生活。而到了深夜,尼歐先生才會接 替安德森先生的位置,開始駭客的網域遊蕩旅程。同一個軀殼裡,存在兩種截然不同的身分和思緒,雖然如此,隨著尼歐先生對「母體」的懷疑,不可思議的事情也 終於降臨在安德森先生身上。



真實世界的人類莫斐斯和崔妮蒂找上了安德森先生,另一方面這個世界秩序的維護者電腦人的警察團隊也找上了他;不同的是前者希望他跳出來,看見他從沒有機會選擇的世界;後者在他身體內植入了探測器,叫他好好合作安分地滾回他熟悉的人間世。



一切的故事,始於一個選擇~



安 德森先生選擇一探母體的本質,吞下了藍色的藥丸,剎時間,他在暗黑充滿生長液的培養皿中醒來,身上插滿了各式各樣的管線。終於,他明白,以往所看到的一 切,都只是電腦所塑造出不同的刺激程式,直接連接於他的感官神經,而象徵電腦世界的母體,以刺激人類所生成的腦電波維持其電源和能量,世界裡其他的人們, 只是電腦不斷複製出來的能源消耗品,但大家都沒有察覺,仍然自然以各種情緒型態生活在他們所意識到的世界裡。



如果要做分 別的話,似乎在真實世界中稱呼尼歐先生是比較恰當的,畢竟是尼歐先生在電腦的程式漏洞裡發現了母體與真實世界的蛛絲馬跡,而尼歐是真實世界中有自我意識的 人類所傳說的救世主,這個預言是來自於號稱人類世界的祭師,莫斐斯深深地相信這個預言,也認為只有喚醒尼歐,人類才有可能和強大的母體(電腦世界)對抗。



祭 師並不居住於人類世界的錫安城,反而住在母體裡,她可以預言一切在母體中將要發生的事情。真實世界的人們要蒐集一切關於母體的情報,必須藉由本身的昏迷重 新將訊號傳回母體才得以回到那個由母體虛擬的世界中,但如果在母體中被殺傷,則生命訊號也將因此停止而死亡。不過母體既然是全部由電腦以各種程式交織的虛 擬實境,則被設定在其中維持秩序的電腦人,便被設計擁有超出人類想像的超能力,真實人類回到母體是無法與其匹敵的。在穿梭的過程中,莫斐斯的隊員中有一人 自行回到母體與電腦人談判而決定背叛,不僅洩漏尼歐一行人在母體中的行蹤,更在其他隊員出任務時,拔除了他們的生存訊號。終於,為了拯救被電腦人逮捕的莫 斐斯,尼歐回到了母體與電腦人展開決鬥,在經歷了第一次的死亡後,救世主發揮了內在的潛力,在母體中以駭客的本質超脫了程式的最大限制,而擁有比依程式設 計的電腦人更強的超能力,因而解救了莫斐斯,順利回到真實人類世界。



當然問題並未因此結束,對母體的認識也僅是剛剛開 始,但第一集提出最大的哲學命題是:真實的屬性!?如果我們只能意識到我們所謂的真實,而無法觀察我們意識外的可能,則我們將永遠無法確認真實的存在。如 果因為我思,「我」才因而存在,則那些不在我們思考範圍的辭彙和型態,將不可能成為我們存在的一部份,而萬一,那個部分,才是所謂的真實呢?當我們從一開 始就給了真實他所不及的範圍,則我們將永遠不可能醒來,窺見支配我們的母體。



二、母體的模樣



一樣的從夢中驚醒,不過這次尼歐是為了夢境中不斷出現自己深愛的崔妮蒂墜樓死亡的畫面而擔心,不願將夢境告訴大家,只能把這份恐懼藏在心底的尼歐,隨著大夥來到了真實世界人類的大本營—錫安城。



此 時卻傳出母體準備發動大批的軍隊來攻擊錫安城,超大的電動鑽頭,以及百萬計的電子烏賊軍團已經開始鑽蝕錫安城的外牆,倒數的24小時裡,錫安眼見即將面臨 前所未有的浩劫。莫斐斯相信必須率領艦隊離開錫安重回母體去尋找可以阻止母體進攻的方式,但錫安城的守衛官極不願意具有攻擊能力的船艦出走。在經過錫安內 部的激烈辯論後,艦隊出發了,尼歐以及團隊們回到了母體內,他們的目的是要尋找一位關鍵人物(Key Maker),導演於此巧妙地展現他幽默的雙關技巧,以及展現關於母體複雜的邏輯詮釋。



在母體裡的形象、空間及互動模 式,都是被各種程式所彼此交錯影響的,而那些程式雖然是被母體所創造出來的,卻在運作的過程當中發展出自己的自主性,他們執行的方式也已超出母體的控制範 圍。因此尼歐他們要找到關鍵人物,必須要在母體中與各式各樣的程式(在母體中他們以人物的方式存在)交涉,終於在幾經波折後,他們找到了母體中具有穿梭各 空間能力的鑰匙匠,也就是他們苦苦尋找的Key Maker,他帶著尼歐去尋找創造母體的程式設計師,母體的面貌也一層一層地被解開。



另一方面,為了掩護尼歐,崔妮蒂與母體內的電腦人陷入苦戰,尼歐夢中的畫面一幕幕實現,終於,崔妮蒂走向夢中死亡的深淵,被槍擊後極速地往下墜落。



在 母體中有它最重要的遊戲規則,那些無用的程式將會被刪除(delete)掉,第一集中曾經出現被尼歐擊敗的電腦人史密斯,便是本因任務失敗應遭到刪除的對 象,但他卻意外的獲得侵入別的程式而將其同化為自己本體的能力,因此藉由在母體內不斷地侵入其他程式然後複製自己這樣的模式,史密斯將所有本製造來維護母 體秩序的電腦人,都變成他的分身,而史密斯也成為母體中最可怕而無法控制的因子,甚至具有可以毀滅整個母體其他所有運轉程式的力量。而尼歐,更是他費盡心 思所針對的頭號目標。



尼歐見到了母體的程式設計師,或者應該說,他不僅是母體的創造者,他是一切的造物主,甚至更宗教上 的稱呼—上帝。造物主以祂自己的型態創造了人,而人因為文明發展的極致創造了電腦,電腦系統逐漸掌握人的生活,甚至開始具有思考的自主性,當有自覺的人類 開始感受到危機意識時,人類和電腦的爭戰就開始了,大部分的人仍然沉睡在享受那股科技未來思潮的感官刺激中,完全被電腦所支配。剩下的人便成為電腦所獵殺 的目標。這一切都是造物者親手創造的,而現在的他以程式的型態出現在母體中與尼歐對話,這暗示著,除了電腦所設計的母體世界外,其實有個更大的母體存在, 母體或是人類都只是這個更大的母體(或秩序)的一部份,祂才是創造一切的神,在祂的眼中,不論是母體或人類都只是一個個變數,僅是在交互作用中體現了他所 計算的規律,而排列組合的結果也都是完全相同的恆等式。亦或者說,救世主或母體都是他所設計的程式,這樣預設的爭戰模式已經發生過好幾輪了,尼歐也不是第 一個來見他的人類救世主,但之前從來沒有人能成功挽回人類被電腦滅亡的命運,而所謂人類的祭師,不過也就是母體內所創造的另一個負責擾亂母體與真實人類世 界的程式而已。



造物主給尼歐兩個選擇,一個是讓他回到崔妮蒂還沒被殺的時空,讓他也許可以救回心愛的人,另一個是回到錫 安城,由於他已經認知到真實世界也只是造物主的程式,救世主的他可以成為另一個駭客侵入程式,因此可以像和母體中一樣,超脫出本身人類的限制,而在真實世 界中使用超能力幫助人類與電腦大軍對抗。但尼歐必須了解,不管他如何選擇,人類都是注定要滅亡的。人從開始做選擇時就注定了不自由的開始,因為他無法選擇 不是選項的結果,人類有權考量的,只是身為救世主應該有的責任到底應該追求全人類的大愛,還是保護私人的愛情,之前所有救世主都選擇回到錫安做最後一搏, 就看尼歐怎樣的抉擇了…



尼歐用超越光速的速度飛向通往過去的甬道,在千鈞一髮的剎那接下了墜落的崔妮蒂,在此時強烈的光束爆炸,尼歐與崔妮蒂等都回到了真實世界。但電腦人史密斯竟然也吸收到了人類的分身,進入了人類的艦隊之中…



如 果存在真如齊克果所定義的:「存在就是人選擇成為自我的可能性」,而選擇本身就是不自由的,人的自由也就自始便不可能存在,這也許就是基督教所謂的原罪, 當亞當與夏娃選擇了偷吃智慧樹的果實,人類便先天上被排除了繼續居住在伊甸園的可能,從此,人類只能選擇以那第一眼衣不蔽體的方式繼續存活著,也如此,那 恐懼與害怕的內在空虛,也成為人無法擺脫的軟弱。必須藉由信仰,才有可能重回到屬天的寧靜與滿足,那也是唯一跳脫爭戰循環的方式。而一直懷疑的是,既然神 有如此大能,為何不乾脆使所有人都生來就相信神、追隨神,必須透過教會牧師及傳道不斷散播福音,為何神在創造人的時候也要容許人做違背祂旨意的行為。答案 是人類的生存與延續是來自於一個選擇,而人藉由不斷地選擇又加給自己更多的包袱和限制,人無法避免的選擇的越多,存在的越少。



三、最終的戰役:愛只是一個字,重要的是它的內涵



尼 歐陷入了昏迷,他被困在母體與現實世界交通的程式「火車人」裡,這個程式是特別設計給在母體中將被刪除的程式,當然,程式無法以形體的方式存在於母體以外 的世界,只是藉由這個程式轉換身份「過水」成真實世界的程式語言,而逃脫母體的懲罰,雖然仍然居住在母體裡,卻可以躲避掉被刪除的命運。掌管程式的是母體 裡另一個有權有勢的人物(程式),只有他才能藉由該程式所設計的列車自由來回母體間。尼歐在列車上遇見了一家三口的父母女兒,三人都是母體裡的程式,但父 親卻想盡辦法攏絡火車人程式的主人,希望能把女兒送出母體的掌握,讓她可以逃過被刪除的命運。尼歐問他為什麼,父親回答:因為他深愛著他的女兒,願意為他 付出一切,尼歐疑惑地問道:「愛不是人類才有的情感嗎?」父親回答:愛只是一個字,重要的是它的內涵….



在崔妮蒂與莫斐 斯等聯手營救下,尼歐終於從火車人程式中逃脫,尼歐又回到母體中與祭師見面,在與祭師的對話中,他不像是第一次與祭師見面時,僅在於尋求母體與真實的答 案,相對的,他只是想藉由確認「救世主」這個稱謂不過也只是個虛妄的程式,進而真正的認識自己,告訴自己也有可能選擇宿命外的選項。而此時錫安城離被電腦 軍隊攻破的時間已經不到兩小時了,所有出任務離開錫安的艦隊們也只剩下兩艘還完整,本來要一起回轉錫安,但尼歐堅持要開著其中一艘前往母體的中心地「生命 之源」,去直接和母體中樞談判,希望結束電腦和人類長期的抗爭換取永久的和平。終於得到其他人的諒解,尼歐和崔妮蒂前往生命之源,其他人試圖從舊的工業管 線將太空艦悄悄繞過電子烏賊大軍回到錫安城。而就在尼歐準備啟程時,複製為人類的史密斯分身出現脅持崔妮蒂並與尼歐展開激戰,尼歐費盡力氣解決了史密斯的 人類分身,但眼睛卻也因此受傷全盲。



另一方面,錫安城面臨空前浩劫,外牆被大鑽頭攻破,所有人類的機器人兵團出動對抗幾 百萬的電子烏賊,在即將死傷殆盡時,烏賊卻仍然源源不絕地從裂縫泉湧而出,此時艦隊終於及時趕回發射電磁波切斷所有烏賊的電力系統,但錫安城的防衛系統卻 也因此陷入全面性的管線故障。雖然戰況恢復了暫時性的平靜,卻在另一聲巨響下,又一個鑽頭鑿破了新一處的外牆,眼見烏賊又龍捲風般的席捲而來,人類世界陷 入了徹底的絕望和黑暗當中。



尼歐全盲,崔妮蒂駕駛的船艦在尼歐的直覺感應中逐漸逼近生命之源,但越靠近母體的主機中心, 眼見暗處的烏賊大軍正虎視眈眈隨時準備衝殺而出,尼歐二人決定一搏,將船艦急速拉昇穿過烏賊群,然後俯衝下降,最後墜毀在一處山窟,尼歐清醒後,發現崔妮 蒂已經身受重傷,在渴求尼歐的最後一吻之後,崔妮蒂的手終究還是鬆開了。尼歐憑藉著生命之源強大的能量反應,終於見到了母體的中樞系統,並且和他談好條 件,由他來幫母體解決史密斯這個在母體中失控的程式,條件是電腦與人類永久的和平。終於,最後的戰役開始…



在錫安蓄勢待 發的烏賊兵團忽然間全部靜止了下來。而此時尼歐和史密斯正在母體內展開一場前所未有的對決。也許這時稱呼尼歐為安德森先生更為合適,至少史密斯從第一集開 始每次見面,都稱呼他為安德森先生,這是他在母體內的名字,也象徵了這是一場母體內的決鬥,無關於真實。這場比試最後的結果卻不是由尼歐勝出,相反的,史 密斯擊敗尼歐,在準備同化尼歐將史密斯複製在尼歐的程式載體之前,史密斯問道:「安德森先生,為何你明知要輸,還堅持如此頑強的抵抗?」尼歐回答:「因為 這是我自己的選擇。」在史密斯成功複製自己在尼歐身上時,母體在真實世界切斷了尼歐的生存系統,已經成為史密斯的一部份的尼歐,好像病毒一般,以自身的死 亡迅速蔓延到其他所有史密斯的備份程式。一切就這樣暫時結束了,烏賊軍團離開了錫安,真實世界的人民歡慶生命的喜悅。



而另外一頭,造物主與祭師在母體裡交談,這時兩者的地位都是以一個功能性的程式存在,造物主問道:「你以為這場和平能持續很久嗎」祭師回答:「我不知道,我只是希望。」美麗的日出升起,我們彷彿能感到它的溫度,卻也能清楚的認知到它也只不過是個程式罷了!



正 如在尼歐離開火車人程式時,祭師向尼歐所說的,造物主只是個製造恆等等式的傢伙,我們都是他所創造的變數,他認為他永遠能夠掌握所有的結果,但卻無法掌握 每個變數真正變化的情況。尼歐問:「那我究竟該怎麼做。」祭師笑了笑,(也許心裡想著,我只是個程式,你期待我告訴你超出遊戲規則的解答嗎?)祭師沒有說 話,只往牆壁上的牌子指了指:「認識你自己」,尼歐懂了,轉身離開。在與史密斯的決鬥終了,他回答那句:「這是他自己的選擇」,就是他終於想通了一切,不 再照演出別人為他預設的劇本,他不因為要拯救人類而直接與母體進行對抗,反而以自己的犧牲,換來電腦與人類間暫時的和平。他實現了忠於自己的選擇:和平, 這個選擇完全超出了造物主所訂的遊戲規則,而這甚至根本不是一個應然的結局選項。



雖然我們因為看不見不能選擇的選項,而 在必須選擇的前提上就陷入先天的不自由,但最終,只要能認識自己的不足而找到自己的選擇,人,還是可以實現本體完全的自由。這是造物者沒有考慮到人與人間 最大的變數,便是第三集開頭父親所說的「愛」,而愛只是一個名詞,重要的是他的內涵,人對造物主來說,就像母體之於它所創造的程式一般,也不過是另一種程 式的表現,為何當人類直覺的認為程式、機械沒有愛時,可以對自己之於造物主另一種創造物的存在,就一定擁有愛這件事如此地確定呢?因為愛不只是一個名字, 他是無可言說的自己,人不一定要追求屬天那完全的創造性自由,雖然我們沒有選擇結局(死亡)的權利,只要我們選擇愛,就是選擇了自己,也就是選擇了自由。



人 的自主性,是另一個駭客任務希望討論的問題。回溯人類理性的發展,從在城邦共同生活的實現,到追求神性的上帝之城,進而於文藝復興、宗教改革後開始浮現人 的價值,到人成為理性啟蒙的主體,人開始藉由選擇成就自己存在的模式來體現理性所預設的人性追求自我完善化的過程。當人的存在及其價值開始被重視及熱烈的 討論時,洛克的自然勞動說加上天賦人權的概念,成為私有制度最佳的利基,當人必須要藉由勞動來展現對自然世界的改變,進而體現自己的存在時,勞動的成果也 成為人所渴望保留用來區分與他人的存在,很重要的區別因素。



另外人也逐漸在討論中成為被研究的客體,從死屍的解剖開始, 人類的身體奧秘開始被逐漸解構,每個角落的構造和機能都成為獨立的學門,人的科學從此開展,甚至發展到研究意識的心理學,以及從心理學延伸的各種社會科學 中行為模式的預測,至今,如消費者在開架式商品的選擇偏好,與經過各種私人因素交叉比對的問卷調查,人類的選擇在選項中已被預設,而自己卻往往仍執守在享 受自由意志的幻想裡,科學主導了人類所有的生活可能,精神病理學甚至告訴你,現在的人幾乎沒有人沒有精神病的…



人的自主 性意識因為宗教及集體記憶的歷史脈絡消退而逐漸提升,卻在發展到最高潮的時候開始不自覺的消退,這也許是另一種辯證法的實證過程,人因為對勞動價值的強調 及對人的科學的研究,資本主義和各種科技迅速地發展,忽然間,人類似乎可以運用微小精密的儀器完成幾乎所有的生活機能,人類的勞動存在意識完全被取代,未 來社會因為便利到了極致,效率將成為沒有人關心的議題,重要的是在於產品能否創造並維持高峰的感官享受,人們藉由虛擬的知覺感受真實,「我思」的對象是虛 擬實境的程式輸入,終於人們都「在」了母體裡面。人類自以為擁有的越多,自己卻存在越少,擁有就是被擁有(possess is to be possessed)像是一個無法跳脫的詛咒,禁錮了人類「寧靜」的可能性。



駭客任務中另外一個有趣的意象是,當尼歐進 入母體的生命之源,雖然眼睛全盲,卻在越接近母體中樞的距離,越能感受到母體內強大的能量反應,而諷刺的區別是,他卻看不到心愛而將死的崔妮蒂,那最後的 一面竟必須藉由嘴唇的觸覺才能完成。但…人的能量和生命力,不是該比電腦更完整而強烈的嗎?這警示了人在自然界的地位,不因為自以為萬物之靈而永遠具有最 高尚的精神性存在,當電腦也能自我生產,在程式間創設出複雜的互動模式,它甚至可以比人類更具有人性,更充滿存在的能量。我們可以選擇繼續麻痺,最後成為 訊息的被動接受者,讓管線使我們得以回想愛與存在的感覺;亦或者拔掉插頭,看見冰冷的世界,關懷那在現今已被扭曲的勞動價值異化(alienation) 現象,那些付出最多勞動的人卻永遠沉積在社會的最底層,受到錢滾錢的資本家的頤指氣使;有人用足以養活一整個鄉鎮的資源品賞了一瓶酒,同時許多水腫身染愛 滋的孩童可能連在戶口名簿上一格的存在都等不到。



我多麼期待,有一天會有一部描述未來世界的電影,它的想像不再是充斥著烏煙瘴氣的污染及高速奔馳的飛行器的城市。卻彷彿是回到原始的自然林相,我們能在太陽從多層樹影間篩落的餘光中,向彼此微笑地道聲早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你要當好人還是廢物? 全台資料最豐富的口碑行銷、潛意識、兩性感情、NLP、催眠研討園地

gn0011674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Void
  • Grest thoughts and article.
    Thanks for sharing this.
  • 徐楷崴
  • 好文
  • 。
  • 不好意思
    主角選擇的是紅色藥丸
    如果他選藍色
    就沒有光頭男主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