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助區

640_5d490045e03b2325775654e7fbb4122a  

若無法證明「價值」,被低估也只是剛好而已,

問題是,我們這一代台灣教育訓練出來的工作者,

幾乎都「無法精確的認知自己工作所產生的價值」!?

 

 

 

 

 

「台灣的政府和業主都是剝削勞工的小氣鬼! 我那麼辛苦的工作時薪只有一百元,根本不公平阿!」

幾年前碰到一個年輕人在網路上這樣抱怨著,於是我心血來潮問他 「請問依照你的工作產值,你認為應該獲得多高的薪水才算公平?」問到這裡,他一時間傻住了。他想了想之後回答「我只是行政工讀生阿! 我哪有可能知道我有多少產值? 你問這種爛問題是強人所難嗎?」

 

聽完,我跟他說「所有的商業法則都是相通的,如果你可以證明你能創造一個月三十萬的淨利潤給公司,那麼縱然直接跟老闆要求你月薪要二十萬起跳,通常老闆不敢不答應,畢竟你是公司的金雞母,要是你離開,未必能再找到另一個下金蛋的母雞;然而,如果你連你有多少價值都說不出來,那給你最低薪資,也只是剛好而已,恐怕老闆還會擔心你根本是個負資產,到時候若要資遣你還得跟你吵半天勒!」

 

最後他竟然生氣的說「我只想當個普通勞工,不要跟我說那一堆五四三,就算我不知道自己產值又怎樣? 國家本來就應該強制每個企業把基本工資調高阿! 這不是政府的責任嗎? 關我屁事啊?」

 

 


台灣長期以來的教育中,總是過度強「枝微末節」的細節,而且又加入了考試選材的觀念,讓我們下意識對每一題、每一分、每個字都斤斤計較。過度著眼在「微觀」,把每一項工作都切很細,就如生產線,每個人把到自己面前的螺絲鎖好就是100分!

 

於是造成一個弔詭的結果,台灣教育訓練出來的工作者,幾乎都「無法精確的認知自己行為所產生的價值」,因為一開始自己就把自己局限在單一任務,見樹不見林的狀況下,價值完全無法表露。

 

例如,學設計的,要設計一個洗髮精的外觀,在台灣就算是很老牌的設計公司,往往單純的把這個當作是「設計幾張圖片」然後把設計出來的圖片丟給業主選,不滿意再改。這看似正常,但實際上動機,卻是因為設計師單純認為,自己的任務就是作圖而已,其他後續跟自己都無關。但也因為如此,碰到客戶刁難、不滿的時候,也只能說「好,那我重新設計一次你再看看」於是乎,設計產業的「拿不到尾款」爭議每天發生。

 

從NLP的角度來看,「人類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麼」所以更需要一個絕佳的理由來幫助自己選擇。這樣的概念不只是消費者,每一個層級的溝通都適用。

 

想像一下這兩種算命師,你會覺得誰專業?

第一種,幫小孩取名的時候,算命師列了十個名子,問你比較喜歡哪一個,若都不喜歡,那就再列十個...

第二種,算命師在幫小孩命名的時候跟你說,根據命盤八字,我為你兒子排了三個名子:如果你選A,你的小孩未來可能從政。選B,你兒子會平凡、愉快的長大。選C,小時候難帶、但長大會有自己的事業。而我個人建議你選C,因為這最符合小孩的命運...小時候幫我取名的,好像就是找了很貴的知名算命師,大概就是用這種方式來騙到我父母心甘情願花錢,不過還好,至少不是菜市場名。

 

無論文案、設計還是網站製作也是一樣,如果一方只是把工作當成單純的設計,那畢竟淪為枝微末節,見樹不見林,但若能進一步掌握其他相關的知識,價值就會有所不同。

 

「根據同類產品的經驗,設計師認為市面上多數商品都採取黃色系,因此我們這次幫你做了兩種不同的包裝概念-第一章設計圖,一樣採用黃色系,如果你希望走保守、穩定的路線,但我們仍然同中求異,用鮮黃和金色的底來凸顯,試圖在整排產品中,能聚焦消費者的目光...........第二章設計圖,我們改用銀色,因為就過去的使用者經驗而言,當一堆黃色放在一起、銀色更能吸引到關注....看你傾向於保守、還是獨樹一格? 」

不要認為這是業務話術,我要強調的是,如果你是設計者、編輯者,你的專業本來就不能只是畫圖、畫圖、還是畫圖,畢竟設計只是「行為」而非目的,目的是要讓產品賣得好。既然要賣的好,那委託人關心的就是「讓消費者喜歡」換句話說,你所做的目的不是搞藝術,而是要影響消費者阿!

 

如果只是做一張圖,價格自然很容易被壓,但若談到影響消費者,那價值就難以計量。這就是台灣教育幾乎沒有重視過的「 跨領域整合能力」,說沒重視過還不夠慘,更慘的是大專院校每年都喊要訓練出跨領域的人才,事實上根本就只是噴錢辦了一堆無關緊要的演講、抽獎活動,五年五百億一下就蒸發,但學生們的思維卻毫無改變。

 

也許從單純一張圖,老師會給你九十九分的高分,但同一張圖拿到消費者眼中,可能二十分都不到,若過度微觀的著眼在分數上、單一領域上,最終還是難以做出具有商業價值的東西,自然收入就少了。我們教育最大的問題就是- 「無法精確的認知自己行為所產生的價值」,既然無法精確地知道自己的價值,可以預期,多數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談薪水,頂多跟著其他人一起喊生活很苦、賺太少,卻無法抬頭挺胸大聲說出自己有多少價值。

 

找工作的時候,只是喊我要五萬,卻說不出自己哪邊值五萬,當然會被直接打槍,或用最低薪資先試用看看。相反的,若你能很實在、很大聲的說,我在上一份工作一個月平均能拉到業績一百萬,扣除成本約能幫公司賺到淨利約25%,所以我要求起薪七萬、外加固定比例獎金,外加國產公務車一台,不過分吧?  若你說的是實話,多數老闆根本不會拒絕、還怕你到對手公司去會危害到自己的生意呢。

 

最重要的是,讓自己的專業不只微觀,還能夠巨觀的向上整合,不只個人價值會提升,公司價值、國家整體產業也才會往上提升。 想像一下,當多數同業都還在用老思維做事的時候,大家都無法證明自己的價值,而你卻具備了這樣的能力,是否更容易讓對方被「影響」而讓你的價值上升呢? 

 

 

你不敢看下去的延伸閱讀:

 

行銷人與設計師:該如何逆轉低薪、低價值的悲劇?

 

解析: 為什麼台灣的年輕人,難以證明自我價值?

 

「為什麼做網站賺不到錢:如果你是設計師,如何不廉價?」

 

要求他人「專重專業」之前,先問問自己是否「尊重現實」?

年輕人! 會低薪是因為你根本不懂"人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你要當好人還是廢物? 全台資料最豐富的口碑行銷、潛意識、兩性感情、NLP、催眠研討園地

gn0011674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壞人光
  • 其實有時候一些老梗的話大家輪流講

    講久也是就沒甚麼感覺

    不如別講,多花一點心力去找出幾個像樣的傢伙

    然後培養成日後能獨當一面的人才

    畢竟千里馬好尋,伯樂卻難找
  • 閒者
  • 樓上同感

    沒有伯樂一切都是屁
  • 天帝零劍
  • 換句話說
    假如教授們今天換個方式
    譬如說同學的作品可以獲得更多消費者的購買支持
    才能給予更高分數
    而不是學校關起來自己玩自己的(只有老師同學參加打分數)
    這樣子嗎?
    所以之前才會有人說 學了那麼多 但是跟產業無法連結的原因?
    學以致用的東西才有用 不然學了也是空談
    學得再多 無法應用 根本毫無意義
  • sec
  • 可以說得出自己價值的工讀生不會去應徵工讀生的 , 一間企業的員工價值可以由老闆來定義,老闆覺得沒價值,看到就先殺價,那員工自然做出沒價值的表現,有價值的員工察覺原來自己有價值時,也會跑掉(以台灣產業生態通常是自己創業),不會去跟老闆說我有這價值我要加薪 , 還有很多人不爽的不是因為想偷懶不努力 , 而是討厭像那種明明是權貴卻說 : 賺的錢都是血汗錢自己多辛苦才有今天的地位,你沒今天的地位是你不夠努力.
  • 我一直相信,
    如果「有實力」又「懂人性」的強者,
    不會想要與權貴為敵,因為他們理解世襲這件事的鐵律,
    而做出最好的判斷,適應這個世界為自己創造最大利益。

    也許我不一定認同權貴的作為,
    但只要能成為權貴的武器,
    要分到一杯羹不是難事。

    縱然自知這樣下去一輩子也不可能打入「真權貴」
    但至少可以確定的是,
    在自己出生的環境中,已經足以爬到頂點。

    gn00116743 於 2014/12/02 13:1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